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华人企业家合作促进会

世界华人企业家合作,民族复兴,中国梦

 
 
 

日志

 
 
关于我

世界华人企业家合作促进会,执行主席,,欧亚菁英集团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全球最大菌菇饮料科技发展营运中心,执行总裁,

网易考拉推荐

互联网有没有把人变得更孤独  

2014-05-06 12:2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类 : 热点

互联网时代的孤独症患者

陈方 

五一刚过,一位年仅35岁的优秀的媒体同行远离了我们。据透露,自杀原因疑系忧郁症。

网络上,网民们表达着惋惜痛心,同时再次反思工作压力与抑郁症对人生命健康的伤害。科学松鼠会成员游识猷发了一条微博引起很多网友共鸣,他说,“对于一个抑郁者来说,最幸运的可能是在你最低落的时候,有一群你相信并且喜欢的人一直一直在跟你说,只是大脑得了一场感冒而已,会好起来的。他们还会切切实实地告诉你一些好起来的办法,说,一起就医吧,一起运动吧,一起练习冥想正念吧,实在郁闷就一起吐槽吧…”

再沉重的痛苦,都是可以缓解和改变的。重要的是,身边能有那么一群人在认真地帮助你摆脱情绪的困扰。这事说起来简单,但在互联网时代,这又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互联网造就了特定的时代精神,比如它的开放、平等、共享、协作及世界性,但互联网毕竟是一种中性的技术工具。社交工具的普及,网络生活的最大好处是即便我在上面有一万个好友,只要我想,我就能在现实当中屏蔽他们,不和他们发生任何联系。这实际上也改变着人们真实的交际关系。孤独让现代人靠近网络,而网络却让现代人更加孤独。

回顾互联网的发展,从聊天室,到ICQ,到网络论坛,再到网游,网络交往的兴起似乎已经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拉近了人们的关系,相隔大洋和素昧平生的人谈天说地……网络的便捷性和虚拟性似乎越来越帮助人们撕下现实社会中人际交往的虚伪面具,令人际交往变得更直接和自由。网络人际交往似乎呈现出了一番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上网不再只是工作和娱乐的简单需要,更成为排遣寂寞的渠道。但是,依赖于虚拟环境的人际关系网络是否比真实社会人际关系更有助于消除寂寞、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

以美国为例,十年前美国的互联网用户已经达到4939万人,普及率为16.8%。然而,这样一个自由的信息王国同时也时孤独的现代城堡。一项针对美国人社会联系的调查报告表明,与20多年前相比,美国人的社会孤独感越来越深,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他们无人可以相互倾诉。

研究显示,1985年,平均每个美国人有至少三个人吐露心声,但到2004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两个人。更严重的是,有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根本没有可意信赖的密友,这个20年前高出一倍多。值得注意的是,超过50%的人把他们的伴侣视作唯一的倾诉对象。这是1985年翻了一番。虽然这预示着良好的家庭生活,但也意味着美国人的社会关系更加脆弱,如果他们的伴侣去世或婚姻破裂,他们将会经受致命打击。

对网络的依恋无疑是造成美国社会加速疏离的主因之一。因为对网络的依恋扭转了传统的交际方式,当一切都可以在网上解决,势必削弱情感的交流和对其他关系的关注。其实这不光是美国社会存在的问题,任何一个依赖互联网的社会,人际交往都因网络社交工具的运用被改变着。

心理学家雪莉·图尔克2011年出版了一本书《一起孤独:为什么我们更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书中有一个故事讲到,16岁的新泽西女孩茱莉亚,喜欢参与各种网上投票,她总在平板电脑、手机上敲字。身边有任何风吹草动,她都会记录下来。

茱莉亚说,“如果我不高兴,或者感到心烦,我就会把心情写下来扔在网上给我朋友看,我知道他们会关注我,而且会想办法让我平静。如果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了,我也会把它摆上网,我的朋友会和我一起兴奋。所以发短信或者写Twitter时,我一定带着饱满的情绪。在我敲字时,即使我之前在生气,难过得嚎啕大哭,但是,Yeah,我还有我的朋友……呃,我的手机。我会告诉他们我的一举一动,我需要和他们说话,和他们见面。”

当她有倾诉欲望时,她会同时想到手机和朋友。她混淆了概念,她把朋友的名字录入手机或者从手机里删除,做这些事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当中的暗示——手机才是她的头号朋友,也负责鉴定她其他的朋友是否合格。雪莉·图尔克发现茱莉亚发出一条信息后会变得焦躁不安,直到她收到一条回复:“我总是收到这样的回复‘我很抱歉’,或者‘这棒极了’。”

其实很多人都和茱莉亚一样,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当你用手机或者社交工具和朋友交流时,手机和社交工具才是你的头号朋友。机器的交流能和现实生活中的面对面相比吗?在网络上,你可以忽略他人的感受,在短信里,你不用在意眼神的交流。所以,雪莉·图尔克得出一个结论,“科技永远都是诱人的,它可以近乎完美地填补人类生活中的不足。不幸的是,它也证明了我们是非常脆弱的,我们时常感到寂寞却又害怕被太过亲密的关系捆绑,而恰好各种数码设备可以为我们制造一种假象——我们被陪伴着,哪怕没有友谊,没有爱情,那些设备仍然愿意满足我的需求。”

美国有位心理学家莱昂纳多·萨克斯(Leonard Sax)研究社交网络,他认为沉迷Facebook的少女更容易患抑郁症,“女孩们总喜欢在网络上发布开心的事情,将镜头对准自己,告诉别人自己正在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当她们看到其他女孩的快乐,就会情不自禁地想,‘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然后,她们就抑郁了。

技术革命助涨了人们空前的孤立。上个世纪90年代,学者们就开始将通信联系的增加和人际接触的减少的对立现象叫做“互联网悖论”。当然,怀念互联网之前的日子毫无意义,重要的是,掌握工具的我们必须清醒意识,工具只能是工具,不是有血有肉的朋友。当我们情绪低落乃至痛苦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寻找有血有肉的朋友,感知他们的存在,和他们一起运动,一起练习冥想正念,一起吐槽…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